AG视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AG视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1 15:41:36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虽然他可以借此向选民证明自己“把3名保守派大法官送进最高院”的功劳,但这有可能触发中间选民的不满,而且留着一个悬念给共和党选民,不是更好的动员手法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比如,共和党人老布什提名的戴维·苏特,在大法官宝座上没几年,就成了铁杆自由派,并在2009年以“提前退休”确保了其继任者(自由派女将索尼娅·索托马约尔)由奥巴马任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创新永远都是人类的稀缺品,国际资本紧追TikTok不放就在于此。但创新产品走进全球市场、获得全球运用需要跨越重重阻碍,TikTok也是最好的例子。数字化技术扩散推动着全球的创新,世界银行在《创新中国》——“培育中国经济增长新动能”这份重要报告中提出建议:希望中国成为人工智能等关键新兴数字技术的全球领导者。作者 | 南风窗常务副主编 谢奕秋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算上刚去世的金斯伯格(她先在哈佛法学院就读,后为照顾丈夫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,并以第一名毕业),哈佛则以5人比4人打败耶鲁——这个比例,跟今年6月最高法院裁定“路易斯安那州限制女性堕胎的法律违宪”的票数一样,只不过戈萨奇和索托马约尔分别是哈佛和耶鲁法学院的异类,才使得这场判决没有简单地按学校来划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在堕胎权、同性婚姻、移民、医保等问题上的立场,她是许多自由主义者的英雄,但她最亲密的朋友之一,是非常保守的已故大法官安东尼·斯卡利亚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是第一位在哈佛和哥大都曾担任“法律评论主编”的女性;创办了全美第一份关于妇女权益问题的专门法律期刊;是第一位在哥大法学院获终身教职的女性;是第一位犹太女性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、第一位主持同性恋婚礼的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己方大法官病退或病逝后接替,跟在对方大法官病逝后占位,意义大不同。如果特朗普提名的第三名大法官成功进入最高法院,那么,最高院对争议案件常见的判决结果,是不是将从5:4变成对保守派极有利的6:3呢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朗普在2017年上台后,兑现竞选承诺,圈定并提名了若干偏保守的大法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3年1月20日,时任美国最高法院首席法官的约翰·罗伯茨主持了奥巴马总统连任就职程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对于民主党选民来说,要是特朗普连任,保守派还将有机会提名八旬高龄的自由派大法官布雷耶的后继者,那样很可能在最高院多数判决中,保守派拥有7:2的优势,那自由派选民还受得了?还不积极去投票?